|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歷史軍事 > 重生棄女當自強 > 第四十章 吵架了
  阿奶搖了搖頭:“沒聽見你舅公說過,我也不同意——小菊,你是大孩子了,說了你能懂:我們剛分家,沒有多少口糧,你看我們家這些天都吃稀飯……”

  “不要緊的,我家里也吃稀飯!我覺得舅公家的稀飯香甜甜的,比我家的好吃,舅公家還有豬油,我家煮菜都是舂一把火麻放進去,油星子都不見,難吃死了,我愿意住舅公家!”

  小曼無語:火麻是個好東西啊笨蛋,若干年以后可是十分金貴的保健品,地方王牌土特產,火麻油其實很好吃,你們不會弄,也沒耐心去弄,才難吃的!

  阿奶又和小菊說談了一會,繞來繞去就是不能說服那丫頭,阿奶也沒奈何了,只得不再開口,讓小曼扶她到院子里去坐,拿了針線籮出來做針線。

  沒錯,阿奶就是做針線,眼睛看不見,她可以摸索著一針一針慢慢扎,縫得不好可以拆了重新來,反正她有的是時間,以前在莫家小院她就自己給阿公縫補衣裳,需要穿針引線就喊小孩們來,這個不要力氣也不花時間,任誰都不會好意思拒絕。

  阿奶做針線的時候全神貫注,就沒空搭理人了,小曼進房間揭了床單和枕巾,拿去泡洗,梁小菊堵在門口攔住她,紅著眼睛道:“我招你惹你啦?你為什么容不下我?”

  小曼看了看她:“讓開,我先把床單泡了再說話,免得洗了曬不干,晚上我沒法睡!”

  梁小菊不讓:“我還在,你就揭床單去洗……我要告訴我阿奶,你們慢待我嫌棄我還趕我走!”

  小曼氣笑:“嫌棄你?你要這樣說,我真后悔了,后悔讓你跟我同睡一個鋪!我們分不到多少糧食,米缸都空了大半,因為你在,天天要保持一頓干飯,存在油罐里的豬油渣子全撈出來放菜里了,你在你家里能天天吃到這么油水足足的飯菜?看你的小臉,看你的皮膚,來我家住幾天,你變白了變秀氣了,這叫慢待你嗎?梁小菊你說話要摸摸良心,要是挑撥得大人因為你吵架,我保證,以后你再也沒有機會進我家的門!”

  梁小菊雙手搓捏著衣角,瞪著小曼還嘴:“這是我舅公家!你不過是表舅媽撿回來的,你不是莫家人!”

  “那你是嗎?我叫莫小曼,你叫什么?你姓莫嗎?你戶口在阿公阿奶名下嗎?沒有吧?所以,梁小菊,老老實實回你梁家去!”

  梁小菊氣哭了:“我是、我是阿奶……阿奶是舅公親姐姐,我們才是親的!你有什么資格趕我?”

  “我當然有資格,不過我趕你了嗎?”

  “是!一定是你跟舅奶說我壞話,讓舅奶趕我!”

  “好啊,那就是我趕你了!”

  小曼把梁小菊擠過一邊:“我原來不想趕你,家里多個人挺熱鬧,你這么不會做人,我和你話不投機半句多!”

  “我怎么不會做人了?你說清楚!說清楚!”

  “自己想,我比你還小,我都知道,你怎么不懂?”小曼索性也耍賴,抱著床單往外走。

  梁小菊追著小曼不依不饒,兩人出門走過院子,吵吵嚷嚷到井邊去了,阿奶抬頭朝發出聲音的方向張望了一下,無奈地搖頭嘆氣:看吧,還是吵架了,老頭子想得太簡單,以為是個孩子就能相處得來,自家小曼厚道,別人家的孩子未必良善!

  一邊吵鬧,梁小菊一邊和小曼搶著洗床單,小曼但由她去,反正她閑著也是閑著,索性又去把阿奶的床單也攏來一起洗了,本來擔心那根竹竿不夠曬,想留著明天再洗的,等會在院子里拉根繩子也行。

  快到晌午,東西全洗好曬好,還把午飯也煮好了,阿公背著一背簍藥草,肩上還扛著一根腦袋粗的干木頭進了門。

  小曼忙跑去接背簍,梁小菊也跟著過來,想接下那根木頭,阿公說:“這個你不行,是高山木頭,沉著呢,等得閑劈了它做柴木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极速飞艇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