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情愛散 > 第八章 互訴衷腸
  自從白沐莞住進東宮,宇文曄這位素來避女子如蛇蝎的太子殿下居然稍有空閑便跑到青云閣。假借著待客周全的名義,他常與白沐莞閑敲棋子落燈花,飲酒暢聊天下事。起初她還顧忌頗多略顯拘謹,慢慢熟絡后,兩人從古今趣事說到朝中風云,從古籍孤本談及用兵之道。書房中,他們常常各自執一本書卷爭得面紅耳赤,互不相讓時相視而笑,很快又轉怒為喜。

  更喜歡在風和日麗的秋日午后切磋劍術比試身手,甚至還一同揚鞭策馬外出去京郊狩獵,相處得極為融洽親密。

  京城本如透風的篩子,久而久之便開始有傳言,只怕儲君殿下瞧上了白家的巾幗英雄。流言蜚語如同洪水猛獸迅速襲來,再度將白沐莞推至高峰。不少待字閨閣的千金小姐暗自垂淚傷心,向來清冷桀驁的太子為何會突然青睞一個只懂舞刀弄槍的野丫頭?宮中皇帝陛下卻是假作不知,偶有幾個多事的御史寫奏折彈劾也被擱淺,擺明態度放任不管。

  外面吵得再熱鬧,絲毫也不影響白沐莞的心情。

  這日,一襲艷色戎裝的少女素手執劍,迎著秋風瑟瑟在后花園習武。隨著她手腕快速翻轉,長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穿透風中勁草,瞬息之間落葉聚攏。

  遙遙望去,當真是一幅美人如玉劍如虹的圖景。

  隨著一陣掌聲陡然響起,入目便是宇文曄那張英俊的面孔。

  白沐莞慌忙收起劍柄,笑臉盈盈地走上前道:“殿下,你何時來了?”

  宇文曄長眉挑起,像是故意存著逗趣的心思,戲謔地說:“美人舞劍,本太子怎能不駐足觀賞?這美人手握長劍與后花園景色融為一體,相得益彰甚是好看!

  說實話自從他先前和白沐莞交手過后,便打心眼里贊許她習武的天賦。不過是十四五歲的小姑娘,即使五歲開始習武,到今天也才十載。但她身手利落馬術超群,絕不可小覷。

  “縱使我再勤勉刻苦練習幾年,想來還是難以勝你一籌!卑足遢割H為遺憾地自嘲。

  宇文曄從袖中取出干凈的帕子,親自替她擦拭額頭上密布的香汗,而后寬慰道:“男女天生體力懸殊,我又年長你六七歲,咱們之間如何比擬?”

  她人小口氣倒不小,竟想與他一比高下,當真可愛極了。

  少女眨了眨水杏大眼,烏亮的瞳仁就如同小鹿的眸子,不以為然:“從小父親便教導我,雖是女子卻不能輕視自己,你們男人能做的事情沐莞一樣可以!

  “白大將軍果然與眾不同,所以教出的女兒也不遜須眉!闭f著,宇文曄自然而然伸手牽過她朝不遠處的涼亭走去,“近來你的劍法精進不少,練了半晌很是辛苦先來喝口茶歇歇!

  白沐莞依言將他遞來的茶盅喝盡,一盞不夠旁邊有眼色的侍女趕緊再替她斟滿。她性情爽朗如男子,習慣大口喝茶飲酒,不似尋常閨秀故作矜持。

  待她一連三杯喝夠解渴,宇文曄才再次張口:“莞莞每日悉心習武,夜里還研讀兵書,只怕不屑安于閨閣來日想替父皇戍守河山?”

  “我正有此意!卑足遢傅故侵毖圆恢M,對他十分坦誠,“家父早已上書陛下,如果北陵國再敢起兵擾亂邊境安寧,陛下便準我獨自領兵掛帥。這些年邊境小國紛紛對天璽朝俯首稱臣以求得天庇護,唯獨北陵國君臣這幫烏合之眾還敢存狼子野心!不過殿下放心,終有一日我會帶兵踏平北陵國疆土,如此才對得起多年來我朝戍守漠北的將士。兩軍對壘如棋盤博弈,而我若是執棋子之手,自信終會贏!”

  宇文曄半斂著眸子若有所思。眼前的少女不拘繁文縟節,笑容明媚自信。她性情坦率,倒是頗合他的心意。只是她言語之間帶著睥睨天下的豪情壯志,將血流成河萬骨枯的疆場看成一場志在必得的棋盤博弈,日后絕非池中之物。假若白沐莞被賜婚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极速飞艇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