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情愛散 > 第一百零三章 白琪娶妻
  熹妃胡氏被害之事被皇帝一力壓下,宮內知情人本不多,原先伺候熹妃的宮人全部被打發出宮。對外則稱熹妃暴病而亡,皇帝仁慈念舊下旨恩賞了她的母家。熹妃失女失寵一蹶不振,胡家人對她本無什么指望,如今“病逝”也沒人生疑。

  且說上元節過后,朝中六部恢復如常,連帶著過年期間堆積的事務,竟是比往常更加忙碌。

  正月十八,仝皇后下懿旨將何家小姐何慧慧、方家次女方娜一并賜給三皇子宇文景為側妃,另皇長子府也準備辦喜事;槠诜謩e定于三月中旬和四月上旬,正值草長鶯飛春暖花開的時節。

  先一步辦喜事的是白沐莞的堂兄白琪。他和方懷遠之女方淑的喜日子定在二月初一。

  過了個年,金氏的病慢慢有了點起色,或許同宮內白明暖獲寵有關,F如今白明暖已是妙婕妤,除卻生下麟兒的麗昭儀,九嬪中她一枝獨秀。

  一晃今兒是白琪娶新媳婦過門的大好日子,白展淙原本只打算設宴男女各三十席,不料因著白明暖進宮得寵,許多同僚不請自來。再譬如榮國公府、魏國公府等顯赫世家也派人送來賀禮。一時之間,白家主仆忙得腳不沾地,幸虧云氏擅長料理家務,管家謝九也是老手,這才勉強應付。

  “老爺,旭王府賞賜綾羅錦緞二十匹,金玉麒麟一對!

  “老爺,三皇子府送的賀禮也到了,是翡翠送子觀音一尊!

  “老爺,六皇子遣人送來并蒂蓮花盆景和白玉如意一柄!

  ……

  白展淙一身官服立于門前,聽著小廝跑來飛報,他臉上的笑容神采飛揚。

  瞧瞧,若非他女兒在宮里伺候皇帝又得寵,白琪娶妻還不知場面如何慘淡。如今好了,連旭王和諸位皇子都上趕著遣人送賀禮。

  其實白家今日門庭風光,與遠在漠北的白展毅息息相關,不乏勛貴是看在他的面上才抬舉白琪。當然這點被白展淙下意識忽略,他十分得意,三句話不離宮內的女兒,就差以國丈自居了。

  今日白家的熱鬧,白沐莞是躲不掉的。雖說她姍姍來遲,到底幫著白展淙在前廳待客。原本她該留在后院女客間行走,誰讓她頂著朝廷命官的身份,陪同白展淙招呼六部官員也合情合理。

  一襲紅色羅裙,繡著栩栩如生的巨大芍藥嬌艷欲滴,從腰際蔓延至裙擺尾端。薄如蟬翼的披帛也用銀線勾勒著芍藥紋樣,在日光下閃耀出光霞。衣裙被梨香熏染過,無論她走到何處便有幽香襲來。

  盛裝明媚的少女,面含微笑,落落大方,來往于賓客之中有條不紊受人稱贊。

  臨近吉時,府外鞭炮聲響徹云霄,遠處四個身材健壯的轎夫抬著一頂花轎緩緩而來,不一會兒功夫便把新媳婦抬進了二門。

  喜堂內,金氏被兩個丫鬟顫巍巍扶著坐在上首,白展淙坐在她身邊。她原本不想露面,又不愿云氏越俎代庖,只得強撐著病體迎接新婦。

  三拜之后,堂外賓客吆喝喧嚷著揭開紅蓋頭一睹新婦芳容。按照規矩紅蓋頭需等入了洞房再掀開,白展淙卻不想掃興,于是遞了個眼色有心讓白琪破例。

  可惜白琪興致缺缺,自從定下親事他心思郁結,終日又忙于侍奉病重的金氏,著實清瘦許多。大紅喜服穿在他身上,反襯一張俊臉蒼白,不見多少喜色。

  謝九眼見白琪傻愣在原地,連忙從喜娘手里接過喜桿,出言提醒道:“二公子,快些掀開蓋頭!

  白琪木然點了點頭,雙手微顫,用喜桿輕輕掀開厚重的蓋頭,那蓋頭上繡的鴛鴦相依相偎,他卻不忍直視。

  “夫君!笔撬男录弈,方淑柔媚的輕喚。

  她側身站著,側影很美,此時帶了楚楚笑意,面部溫柔的弧度令人沉醉。

  若非經歷之前那些難以啟齒的謀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极速飞艇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