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陌黎九天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歡景憂心
  翔安因煩惱匆匆離去的身影,落在其余族人眼中,卻更像偏袒沈陌黎而愧對族人的狼狽逃竄。

  不明真相的沙族人,在險境再次降臨之際,完全無法理解翔安所遇何事,更在那份不解中對沈陌黎將他們帶入這未知的世界極度不滿。

  雖經歷數劫兇險,然因每次險況都有人在最后關頭替沙族人抵擋,使這些并未真正以自己之力抵擋過險情的沙族人,完全無法理解那些抵擋者的艱辛。

  他們以自己狹隘的目光看外界,更因翔章及其他長者長期的大包大攬,而覺得強者為他們抵擋災難,乃是理所當然。

  而若沈陌黎這般,在替他們抵擋險難時意外出現的這等險境,委實令眾沙族人難以接受。

  于滅宇獸的巖漿烘烤下,沙族人雖也曾有過那一瞬間對水的渴盼。

  但沙族的軀體本源乃是以沙匯聚,沙水相融下,沙族人的軀體筋脈必然會如沙礫板結,驟然失去所有行動能力。恰是因對自己軀體的認知,使沙族人眼下驚恐無比,更想盡早避開眼前的惡況。

  面前無盡的水流宛如一條柔滑的翡翠緞帶,飄曳著將沙族人包籠其中,卻未有滴水觸及沙族人分毫。涓涓若鈴聲清脆的水聲,若是上古神祗遺落人間的一曲奇樂,與人一種洗滌心靈的放松之感。

  然而這等唯美之象,卻絲毫沒給沙族人半點放松的感覺。行走在流動的清水間,他們完全料想不到這方水簾會在何時崩塌,將他們永遠留在水流內。

  這般一想,使沙族人的心沉重無比,更對未來充滿了無限的恐慌。

  于那般畏懼中,眾沙族人看向沈陌黎的眼光也由先前的敬佩感激,帶上了一抹淬毒的怨恨。

  昔日的城池于沙族人而言,非但是庇護之所,更使沙族人成了若常年處在無風雪的花草般不能經歷任何挫折的懦弱存在。

  縱使眼下沙族人對兇險極為擔憂,然除了抱怨帶他們來此地的人,眾人已然慌了手腳,想不出任何抵擋危險的對策來。他們如受驚之魚居于岸上,在怨天尤人中又毫無作為的等待死亡的降臨。

  在沙族人嗔怪的目光中,沈陌黎的軀體里驟然生出一道憤憤不平之聲“那般不知好歹的東西,本主你這般待他們,他們竟不知感激,還以怨報德,不若我們就此就眾沙族人撇在這處好了!”

  聲音乍聽之下渾厚雄壯,若是粗壯男子所發出。唯有在細細回味下,方能感覺到在那粗獷種還夾帶著少數女性的特征。

  那時初覺醒的體魄之音,體魄雖覺醒不久,然因是沈陌黎自身分出的魂魄,故在覺醒時便已帶有沈陌黎先前的記憶。

  于那些記憶中,體魄不平于沙族人此時的表現,更恨不得立即解散去融匯在源流、汪洋內的體魄之力,使眾沙族人全掉進周槽那未知的水流中去。

  僅是對于體魄所言,沈陌黎卻是極為風輕云淡的嫣然一笑道“他們在驚懼下有負面情緒,倒也不足于怪。沙族人雖不善分辨是非,本性卻也未到惡劣得要處決他們的程度。我既決定代小魔獸保護歸降之人,更不會就此撇下眾沙族人于不顧!

  聽得沈陌黎那般說,體魄努嘴仍是不滿道“我看你是不撞南墻不回頭!得,你若愿意,我便陪你繼續幫襯著拉那群不知感恩的人,全當我拉了一堆惡臭無比的屎糞罷了!只不過我以體魄之力呈著他們,這是否會稍不小心讓他們足下成空,可就說不準了!

  體魄說得粗俗而憤憤不平,甚至還帶著點對沙族不利的味道,然她對沙族人呈帶的動作,卻絲毫不像話里所言那般有怠慢。

  這怨歸怨,體魄在恨本主不爭之際,亦僅是動了動嘴皮子,并未當真有違背沈陌黎想法做事的意念。她本就歸屬于沈陌黎的三魂六魄,這初生的意識還是因沈陌黎的應允方才得有。

  體魄的性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极速飞艇是官方的吗